杭州建设工程律师

新闻中心

以专业服务与客户满意度的最高境界为目标而不懈努力

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专栏 > 普法资讯

股权转让遇到股东失联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0-09-04 09:17:06    阅读量:313

  股权转让是公司股东依法将自己的股东权益有偿转让给他人,使他人取得股权的民事法律行为。股权转让是一种物权变动行为,想要实现物权变动的目的转让方与受让方需要互相配合,履行一定的程序。

  根据我国《公司法》第71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基于该条文,股权转让首选要看章程有无特别约定,有约定的依照约定;其次股东对内转让股权自由,对外转让时,应发出书面通知征求其他股东意见看其他股东是否同意转让,是否行使有先购买权。

  股权转让指向的公司包括有限公司和股份公司 (含上市公司)。与有限公司相比,股份公司尤其上市公司的股权流通性更强。鉴于我国司法实践中数量最多、法律关系最复杂的股权转让纠纷案件往往发生在有限公司,故本文拟探讨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问题。实践中,股权转让时经常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比如股权转让时,一方股东失联了,这种情况下股权转让如何完成?本文在此简要分析两种情形。

  先来讨论第一种情形:股权转让登记尚未完成,一方股东失联,此种情形下,根据国务院印发的《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通知,其中明确“股东与公司、股东与股东之间因工商登记争议引发民事纠纷时,当事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寻求司法救济。”

  如:在庞xx与被上诉人南京xx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江xx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一案【案号(2020)苏01民终1663】中,南京市中院认为,庞xx于2018年10月12日与江xx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至今未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宇xx公司作为目标公司虽认可庞xx的股东身份,但如一直未给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势必会影响庞xx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南京公司虽表示愿意协助庞xx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但客观而言南京公司至今未能办理成功,即庞xx的诉求并未实现。因此,庞xx与南京公司之间就办理股权变更登记并非不存在争议,庞xx享有诉的利益。此外,作为案涉股权转让方的江xx至今无法联系,实际系以消极行为阻却庞xx要求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主张,即庞xx诉求的实现存在障碍。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作为对股权变更登记的部门,对当事人申请股权变更登记过程进行审查,与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诉请进行审理两者之间并不矛盾。故庞xx本案诉请,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一审裁定驳回庞xx的起诉有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江苏省南京市xx区人民法院(2019)苏0117民初4488号民事裁定;二、本案指令江苏省南京市xx区人民法院审理。

  再来讨论第二种情形:股权对外转让,公司现有其他股东失联,此种情形下,根据《公司法》规定,只要拟转让股权的股东依法履行了通知义务,即便部分股东因自身原因导致股权转让通知无法送达,也应由股东自己承担相应不利的后果,也就是说,股东可以依法转让股权,但前提是要保留将股权转让事项依法通知其他股东的相应证据,避免后续纠纷。

  如:在陈xx与付xx、孙xx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案号(2014)洪商初字00604号】中,法院认为:我国《公司法》对于公司股东对外转让股权的行为所持的态度应为:在充分尊重及保障股东对外转让股权这一合法权利的同时,也出于尊重公司人合性的特点而有条件地保护其余股东的优先购买权。本案原告以召开股东会的形式决议将其股权转让给股东以外的人,并在决议后向孙xx、付xx寄送书面通知。虽然该股东会付xx及孙xx均未参加,且其寄送的通知针对其余股东是否购买,载明为“限期5天内付加运、孙辉应给予答复”在程序上确实存在瑕疵。但并不影响其股权转让的效力。理由为:1、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并非属于强制性规范,不宜以违反该规定而直接将股权转让合同定性为无效合同;2、孙xx庭审中一直坚持认为其股权在此之前已转让,其已不是xx公司股东,其不再享有xx公司相关权利义务,故其对原告寄送的股权转让通知拒绝接收。由此可见,就孙xx而言其应该不愿意再去购买陈xx股权,故陈xx转让股权时并未侵害孙xx的优先购买权;3、付xx原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自陈xx转让股权起至诉讼时,其一直处于“下落不明”状态,早已不参加公司经营。而我国《公司法》设置优先购买权,是强化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间的信任和依赖,形成良好的公司经营秩序的基础。原告履行了向付xx寄送股权转让通知书的告知义务,但因付xx下落不明而告知无果,该过错并不在陈xx,在此情况下如限制陈xx转让股权,有失公允。也是对陈xx正常出让股权及柏xx正常受让股权这一权利的损害。综上,陈xx与柏xx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转让股权发生法律效力。

  综上,股权转让过程中,如遇一方失联,要及时履行相应的程序并保留相关证据,并适时采取法律规定的方式和手段维护自身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