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建设工程律师

新闻中心

以专业服务与客户满意度的最高境界为目标而不懈努力

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专栏 > 普法资讯

网名也是无形资产——网红艺名的商品化权益

发布时间:2021-04-29 17:56:04    阅读量:99

随着网络直播逐渐替代电视直播成为人民群众消遣和获取信息的主流渠道,“网红经济”也开始了自己的蓬勃发展,野蛮生长的表现似乎预示着这就是互联网时代推广宣传的终极答案,但也因为这是一个朝阳产业,一切都亟待规范,很多经纪公司并不能第一时间意识到个中风险,最终可能导致自己巨大的投入给他人做了嫁衣。


一、外部风险:

各家网红通常都有自己的艺名,游戏主播会起一些中二值较高的艺名如“x团”、“x酱”,带货主播可能会起一些比较“优雅”的艺名如“x娅”、“x子柒”等。经纪公司们为了给自家主播想个“响亮而又文雅”的艺名字典都不知翻烂了几本,可又有几个经纪公司能意识到自己的外部风险很大一部分其实就源于自己旗下的网红艺名呢?

去年12月,知名主播“薇娅”及其所属的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薇娅严选(广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薇娅严选公司”)一纸诉至滨江法院,请求判决“薇娅严选”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本案的核心在于,薇娅严选在未经该主播和其经济公司同意的情况下使用“薇娅”艺名,借用主播的人气流量,给主播和经济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最终法院判决被告薇娅严选公司未经原告薇娅或谦寻公司的许可,擅自在企业字号中使用“薇娅”字样并在抖音账户中使用“薇娅”字样与其企业字号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

一些公司自以为能钻法律和监管的漏洞,谋取不正当的利益。殊不知被誉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的《民法典》早就有所规定:

第一千零一十七条 【笔名、艺名等的保护】具有一定社会知名度,被他人使用足以造成公众混淆的笔名、艺名、网名、译名、字号、姓名和名称的简称等,参照适用姓名权和名称权保护的有关规定。

另外《反不当竞争法》也明确了滥用他人有影响力艺名的救济途径:

第六条第二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社会组织名称(包括简称等)、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第十七条 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想要借助网红的名气帮自己带货,最好还是自己培养,或者支付费用合理合法的使用网红的艺名,以免偷鸡不成蚀把米,竹篮打水一场空。

 

二、内部风险

虽然各位网红的艺名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经纪公司也为艺人做了大量的宣传推广工作,但艺名在民法上作为姓名权的一部分,是具有人身依附性的,我们仍应当将艺名于职务发明创造有所区别,很多公司想当然的认为自己投入了这么多,艺名及其所带来的效益也理所应当属于自己,却从来没有注意在和艺人的合同中明确约定这一点,结果艺人鸟尽弓藏过河拆桥,借助公司的平台红了,扭头就跑,公司落了个人财两空,好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做慈善。

其实公司为了避免损失其实可以在与艺人第一次签订合同的时候就对于艺人成名后的收益归属和续约问题给出一些约束,以确保最终不会血本无归。而且正如前文所言,直播行业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很多经纪公司都是“蹭热点”、“赶潮流”来创设的,成本方面是能省则省,不能省创造条件也要省,许多老板在行政架构上并不会考虑添加法务部门,这一点可以理解,但往往当纠纷发生,自己作为被侵权人时方觉得求助无门,走投无路,只得吃个哑巴亏。所以,哪怕你不招个法务每天帮你审合同,也请一定在签订前委托专业人士进行风控合规审查。


总的来说,直播行业和网红经济模式虽然是新兴的,也确实存在诸多规范上的问题亟待解决,但归根结底它还是属于商业推广形式的一种,合同法和商法的规定在这里同样适用,各位“家人们、老铁们”可千万要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权益啊!